「慕焓。」

嘉嘉宝宝生日快乐!

Aomine青柠:

祝我们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可爱的嘉嘉宝贝生日快乐🎂🎁🎂🎁🎂
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准备了好多好多然鹅最后只用到一点 明年一定给你更好的!!!
感谢七创社赋予嘉嘉灵魂❤️感谢各位画手老师的创作❤️你们都是我的天使❤️❤️❤️
微博有抽奖!地址这里https://m.weibo.cn/2607311823/4266545607795208


转发并祝嘉嘉生日快乐
抽一个宝宝728RMB
抽两个宝宝肯德基全家桶
抽两个宝宝好利来巧克力
抽五个宝宝嘉嘉无料大礼包一份(见图九)
lof里热度也抽5个送嘉嘉礼包!
感谢愿意为嘉嘉送去祝福的你们❤️愿你们得到这份幸运❤️
最后再次祝我们的嘉嘉宝贝生日快乐❤️
感谢凹凸让我遇到你❤️
我会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


 @Veto  @呐咔嘛啦Gsk  @Aru阿撸  @M1  @芦荟使我超快乐  @莲子 微博木有艾特到的老师们(>人<;)感谢!!!爱您们!!!!

着色热化了:

是非常豪华的阵容了!!

梵瑛🌻:

☆*:.。. o(≧▽≦)o .。.:*☆

川穹🐋️:

《Apocalypto》安雷文漫合志 

#初宣# #预售# #转抽#


预售地址:加我看安雷在线打牌 (界面是特定的请适应,不妨碍拍购)

预售时间:7.22 晚八点——8.27 晚十点


刊名:《Apocalypto》

CP:安迷修×雷狮

类型:文漫合志

开本:b5

工艺:烫金+UV工艺(封面封底)


✡参本人员✡

主笔:

 @安之若累 @匿  @葱☆  @梵瑛🌻 @离说  @环丢不啦洋暖流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无光破晓  @湮灭荒原  @良辰美景晏然临 @高山雪原。 @川穹🐋️  @温酒。 @是怪兽不是怪受  @-青葙子    @满杯千水水_ 

页漫彩插:

@自导字演  @Aleeew  @quasi-stationary front  @咖嘿店里啡啡啡  @secondguy  @⚡  @乱世定終  @夏叶df-夏天是绿豆沙冰控🍹   @Fkro  @NInE   @苏白@佛系画画🐙   @艹田了一 @🍵抹茶🔪🔪🔪🔪🔪🔪🔪🔪🔪🔪🔪🔪🔪 @彻泽   @towerst  @珮瑄珮珮呸呸  @肥啾桑  @着色热化了 

特典:

 @ALeo维  @后妈本妈酒绛子 


#转发抽奖#

❤转发推荐心心预售结束后抽一人送 本子+随机明信片

❤预售前一百名赠 双人吧唧+全套明信片

❤特典不可单独加购


任何问题请评论留言,我会回答的~



庅尤MOJO:

出了套明信片🤗🤗🤗

起伏动漫:

#起伏福利抽奖#

上新来搞个镇魂水彩明信片抽奖!

(为了防止盗图 预售图故意有点模糊的哈 实物是很高清的!)
老规矩!转发此博+关注我即可参与抽奖哦❤️

微博转发链接:https://weibo.com/1934581627/GpTOgdR40?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31705524609
1⃣️转发100以内抽3套镇魂原创水彩明信片
2⃣️转发100后抽5套!再抽一人送一个红黑双堡!🍔
3⃣️转发过200抽10套!!还抽两个人送出红黑双堡其一🍔🍔

有得吃又有得看多好⁄(⁄ ⁄•⁄ω⁄•⁄ ⁄)⁄说不定就中了两呢嘻嘻嘻

【墙宣】

【墙宣】
————滴,您已解锁随机礼包,帮k即可获得五星招募券——————

————————loading————————

“哇哦!这里有个超――大的胡萝卜!”

“哦!真的耶!”

“看起来超――精力满满!”

“呆瓜们都凑一起了吗?真不是什么萝卜,这是一堵墙啊!”

没错,这里是一只新生的es偶像梦幻祭同人墙!是一堵法力无边,胸怀宽广的墙er!(拍胸)只要你有粮!只要你有梗!只要你会玩!就可以往这儿投!(继续拍胸)墙会把你顶上去!与月亮手拉手,与太阳肩并肩!接受任何形式的同人,只要是你想投,就都可以投!不要大意地拿粮砸我吧!

墙号,3168588791
3168588791
3168588791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酷爱来砸门吧!!!

IF YOU

※双特工AU


※下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



——————————————————


奢侈,糜烂,这是亚瑟光顾完整个宴会会场后的唯一感触。悠扬的舞曲把每一秒钟都拉的如此漫长,鲜艳的裙边在中心不断划着看似完美的弧。像是以往的许多高层宴会一样,说好听点是高层的贵族聚会,可在那光线外表下隐藏的鄙陋让他们也只能是会走路的畜生,一群会伪装,爱吹牛的畜生罢了。




他静静倚在墙边,即使特意选了一套自认为比较简朴低调的西装,可那精致的面容仍旧吸引力不少妇人和小姐的注意。谢绝了又一个想与自己共舞的邀请,他细珉了口手中刚递过的酒,淡红的液体随着杯子而微微倾斜,辛辣猝然蹿进喉中——比想象中更为苦涩,亚瑟这才注意到里面装着的竟是苦艾。这酒度数虽不高,可依旧让不胜酒力的他有些头晕,当意识到这点后亚瑟毫不犹豫选择走向不远处的阳台。



“嘿伙计你可别醉了,咱们任务不到五分钟就要开始了!”



耳边突然冒出的声音让本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亚瑟这才记起与自己临时结成合作的美国小伙,据本人透露似乎是叫阿尔弗雷德来着...哦该死他就不能换一个能调音量的耳机或是说话小声点吗,他揉了揉好似被刚才一句给震聋的耳朵,要知道这可不是在每周派对上的狂欢!



“放心,我的酒量还不至于那么差。”恶狠狠地小声说着,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侵入了这里的监控,或许正像看小丑一样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如同永远不会干正经事一样。单手撑在身前的围栏上,微凉的丝丝晚风洗去了令人作呕的香水味,让亚瑟着实好受了几分,可这样并不影响他接下来吐出的刻薄语句,“倒是你,一个第一次来实战的小鬼,希望在你看我的表演之前把该干的都干了......我假设你都干完了,要不然死的可不止我一个,嗯?”



这说的像是帮你约炮一样,正坐在不远处车里的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在心中吐槽,但直觉还是让他明智的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谁知道那暴力的、在刚见面就给了自己一拳的英国佬会拿什么卑贱手段暗算自己,虽然自己也无所谓这些,毕竟英雄一般都不会在乎这种小事的啦。他咬了一口手中刚撕开包装的汉堡,这使他说出的话含糊不清:“当然,完全ok!我可是要拯救世界的hero嘛。”



亚瑟顿了一下,想着是不是要提醒对方先把美国队长的音效关了才更有说服性,好吧单hero这一点来说阿尔弗雷德的确做到了可笑的英雄主义。他准备不再理会这个无时无刻都在犯着傻的人,思索起为什么会和这个白痴合作的问题来,然后很认真地得出了个结论:自己的脑袋绝对坏了,特别是在那个满脑子都是蓝路路的人面前,自打第一面起,即使是几年工作里锻炼出的沉稳冷静也被抛到九霄云外。



“还有多久,阿尔弗雷德?”他问对方,不再纠结这个令人懊悔的决定。



这时耳机里终于传出了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感谢上帝他终于有些像样子了,而不是只会塞着满是添加剂的垃圾食品,用自身来说明美国肥胖人数上涨的趋势。听着杂乱无线却又似乎循着某种节奏的敲击声,亚瑟腾出手理了一遍胸前的领结,腰间依旧是熟悉的重量,他把衣角往下扯了点好以盖住这危险玩意儿。



“最后十秒,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哦007!”



声音里完全没有第一次做任务的紧张感,能说那家伙是压根没当回事吗?因为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或是完全没想过失败的后果!与前者相比,亚瑟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是因为阿尔弗雷德真是地道的美国人,还是今年时光广场上嘻哈男孩的标准写面,自打见面,看了第一眼后他就对对方生不出什么信任感...即使不到两小时内俩人就成了搭档关系。



“收回你那哥伦比亚电影的妄想,”亚瑟灵活穿梭于正舞蹈的人群中,与人擦肩而过却悄然无声,轻轻松松穿过了整个大堂,“据我所知MI6里还没有一个叫詹姆斯·邦德的。”



门被并不算轻的力道关上,但在舞曲回荡中这声音也被掩盖。他停下了脚步,望着尚且空荡的走廊,耸了耸肩:“接下来,我想你应该知道要做什么了,fresh?”




TBC.


真烦 ,烦死了

以前写的两篇超短的片段

第一人称,国设,日常

大量ooc出没 慎入


——英


真是平凡的一天

距离美/国上一次无故闯入已经有三个月了,而自己也已经沉迷在工作中三个月了……总的来说,我已经有三个月没见到美/国了,嗯,我一点也没想他,一点都不!

午时的时光总是美好,可以从成堆的工作中逃离,可以悠闲地喝下午茶,也可以欣赏雨后难得放晴的伦敦,心情顿时也跟着晴朗了起来

今天也跟妖精桑见面了呢,她们总是在我面前提前美/国,每次我都会很巧妙的避开,真不愧是我大/英/帝/国,当然,我可没感到害羞,也没有想乘机得到美/国那家伙的消息!一点都不会感到期待什么的!

啧,这样小心翼翼期待的自己……真烦


Hey,英/国!

还是这样充满元气的声音,每次他跑来我家都会这样向我打招呼……真是该死,这个家伙又没有提前预约!

我看向他和以往每一次一样,我为此狠狠地斥责了他一番

这一次他穿了一件运动衫一条牛仔裤就跑了过来,难道不知道伦敦很冷吗?虽然不得不承认也很帅……但我可是一点都没有感到心动

按照惯例,我为他做了我最擅长也是最为美味的司康饼,并从橱柜中拿出备用的速泡咖啡……我并没有为他特意准备什么,只是顺便而已

不出所料,这家伙并没有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高兴,还可恨地将我的厨艺讽刺了一顿,哪怕这种话题已经被说过无数次,我还是感到失望,并与他争执不休,我可没有为他将我的食物吃完而感到高兴!脸红也只是因为生气!

这样为他情绪起伏的自己……真烦


这已经不知道是我们第几次吵架了,但我依旧无法释怀

我从家里跑了出来,他并没有追上来,而是继续专注地打着电游

我并没感到一丝的失望,怎么说这种场景只会出现在电视剧中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和无数个日夜一样,伦敦下着雨,我没有撑伞,因为我是大/英/帝/国,无敌的的大/英/帝/国

我最终还是拐至我最常去的酒吧,顺手给胡子混蛋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想起了我除了他已经找不到谁可以倾诉了

那混蛋一如既往的迅速,在我打算喝第三瓶的时候坐到了我的旁边

但我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我低着头,将我与美/国之间的争吵告诉了他

明明以前的美/国还会像一个天使那样可爱的让我讲故事给他听,还会无时不刻陪伴在我的身边,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快点把那个天使还给我啊!混蛋!

想到这里,我又郁卒地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

这样矛盾的纠结不清的自己……真烦


似乎酒精已经无法使我忘记现在的美/国那双好看清澈的过分的蓝眼睛,看,这双欠扁的脸又挤进我的视线里……堂堂大/英/帝/国可不会因为这个混蛋而哭!

我在那个情况之下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有印象的是美/国的脸突然涨得通红,猛得冲上捂住了我的嘴,并慌张地边向旁人解释,边将我拖了出去

回过神来我已经被美/国背了起来,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背很宽阔,也很温暖,安全得让我不愿离开

美/国带着我走在回去的路上,雨已经停了,漆黑的夜幕中也隐约有了闪烁的星砾的迹象

而美/国……我敢用司康的美味担保,他一定是中了妖精桑的恶作剧或是被邪恶的恶魔附身才会说出如此令人害羞的情话!

即使是这样想着,我还是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趋势——反正他也看不到,这是没关系的吧。攀上脸颊的炽热的温度是我不由自主的想到——


——米


已经有三个月没能见到亚瑟了,还有一大堆的工作明确地警示我——我还不能离开

无法控制自己思绪不去想那位有着璀璨的绿眼睛的人的我决定像一个hero一样飞到海岸另一边去与他相见,想必他也会很高兴的!毕竟反对意见一律不予以接受!

当然,这代表着,我必须熬夜解决完这些文件,没办法,想要成为hero就必须击倒这些小怪兽!

事实上,我也如我所预期的那般做了,当我抵达的时候恰好正午

当我熟练的打开英/国的家门,冲向他的后花园,如我所想,他正在那里喝茶,他的背影在伦敦难得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瘦弱无比

嘛,这样迷恋着想拥抱他的自己……真烦


Hey,英/国!

如上一次和他见面的一样,他听到了我的呼唤,放下茶杯,看向我

唔……那样的神情应该可以算是高兴,哪怕他又开始像到暮年的老头一样开始对无伤大雅的小事念念叨叨

我再一次尝到了英/国做的司康饼,谈不上怀念,说真的,若不是我而是换做法/国的话,估计已经倒下,被送往医院去了,而我也是因为从小练成才没有那样的。相信我,你不会因为这种事而感到骄傲,特别是这种连hero我也得远离这种生化武器

所以我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这不能怪我,hero必须为自己被摧残了的童年打抱不平,虽然来之前还下定决心这次绝不与他争吵

他似乎感到很受伤,当然这是我闭嘴之后才发现的——从他憋得通红的脸和瞪大的双眼,紧抿的嘴——拜托,老兄,不要摆出这种表情看着我。

我下意识用缩在桌下的手捂住下体,嗯,很不错看来得找个时间处理一下了。不过还好,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该死的色情大使!

这样萎缩不敢表达的自己……真烦


又和他吵架了,这一次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可以说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毕竟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迟钝的人!

我觉得我已经很明显的暗示了,而他却只是在那里皱着他那粗得和他眼睛一般大小的眉毛一边控诉我一边描绘儿时的我多么可爱,与现在多么不同!都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所以,当他跑出去的时候我并没有放下手中游戏机的打算——反正他又去找法/国混蛋了吧!

即使是这样,我也无法继续安心玩游戏,在这段短短的时间我已经game over了好几次——直到接到法/国混蛋的电话,我才放弃握着的手柄

我知道自己很想去将某个眉毛拧回家,但我还是夸张的拒绝法/国,到最后一刻才勉强同意

这样处心积虑为他着想的自己……真烦


我以作为hero应该有的速度抵达了酒吧——事实上我来过这个酒吧好几次了

眉毛真不愧是眉毛!坐在台子上喝得烂醉!最后不还是要我来处理后事?!

我走过去,我认为我已经很温柔地将他拉了起来,但他似乎并不在意我的作为

喝醉的他是最难缠的——他以能让世界上所有人听到的声音冲我大吼,说着那些令我都害羞的我以前对他说过的话,成功引起了整个酒吧的轰动

我慌张的向众人解释,却抵不过他放出的一个又一个重磅消息,无奈我只好捂住他的嘴,将他拖了出去——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抗议时呼出的热气!——该死,不要逼我在这里将你就地解决了!

我将他背起,向家的方向走去,背上的依旧不安分,所以我趁着伦敦难得的好天气将我所想说了出来——想来这个笨蛋应该听得懂了吧!

他将头埋在我的颈窝,毛茸茸的头发磨蹭着我的肌肤,连带着我的心也微微发麻,晕出另一种温度,这使我忍不住想说——


这真是连作者都想吐槽——



这么爱你(们)的我……真烦,烦死了!


才不会告诉你是闲来无视,顺便扩CP的☆


哈利波特梗(最爱米英和蛇狮祖)PS,欢脱向


阿尔弗雷徳跟随着一众身着魔法袍的年轻人,满怀期待地向远处的霍格沃兹进发。

与此同时,嘈杂的霍格沃兹大厅,一向以优雅著称的冷静的斯莱特林蛇院中也开始传出小声的议论与不满的抱怨。

被称为第一天才的斯莱特林主席坐在首位上,淡然地抿一口茶,听着院友们的窃语,挑起他标志性的眉毛,嘴角挂上了意味不明的笑,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支迟到的新生队伍,敢让亚瑟,柯克兰浪费宝贵的时间的人,从来不会好过,即使是狮祖。

新生队伍在格兰芬多聒噪的欢呼声和拉文克劳,赫奇帕奇的叹息声中被迎入,但他们并没能得到斯莱特林惯有的礼节对待——这是斯莱特林的院训——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既然都到齐了,那么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现在——宴会正式开始——”戈德里克手指轻点空中,大厅的上空顿时显现出“霍格沃兹”几个大字,绚丽的烟花字体绽放着,耀眼的金光和着青色的粉末一缕缕缠绕着众人。

亚瑟举起茶杯完美地遮挡着不断扩散的笑意,享受着从除斯莱特林学院以外的尤其是格兰芬多的惊讶,哄堂大笑,与束手无策。

亚瑟悠然地放下茶杯,轻蔑地扫视僵硬在原地的狮祖和与身旁同样脸上满是涂鸦,头上顶着野花的人面面相瞰的新生们,与冷静地逗弄着名叫爱莎的蛇怪的蛇祖相视一笑——斯莱特林向来以玩弄格兰芬多为乐。

亚瑟收起目光,探究的眼光落在拥有璀璨的蓝色双眸的金发少年身上。亚瑟不禁露出恶趣味的笑容——看来除了格兰芬多那只老狮子,又有新的玩具了

闹剧在戈德里克一边抱怨一边解除魔法和萨拉查随手拉扯出来一顶帽子的举动下结束了

阿尔弗雷徳眼看着立于自己前方的人一点点减少,与那顶满是补丁的帽子越来越近,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至少他可以听到自己藏在胸口的心脏正穿出鼓点的节奏,哪怕他面上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阿尔弗雷徳终究戴上了那顶伤痕累累的帽子

“Hey!和主人一样帅的金发碧眼的小伙子!你想去哪个学院?”一道苍老雄厚却充满活力(被斯莱特林称作吵)的声音在阿尔耳边响起。

“你是那顶破烂不堪的帽子,真cool!”阿尔弗雷徳夸张地尖叫着

“哈,真是个有勇气的小鬼(被斯莱特林骂得还少吗),有格兰芬多的勇气!”分院帽也跟着夸张地大笑起来,“决定好了吗?小伙子”

“学院?当然是格兰芬多!”阿尔弗雷徳扬起自信的笑容

“真是有志气的少年…”分院帽正想感叹自己又为主人找到一个好苗子,话音未落便被打断了。

“等一下!那个穿绿袍的粗眉是哪个学院的?”阿尔弗雷徳有些急切并努力克制自己透露出的兴奋

“啊……你说那个该死的亚瑟,柯克兰?那个绿眼睛的怪物是个典型的阴险的就知道害人的斯莱特林!”分院帽义愤填膺地为主人和自家学院申不平

“那,hero要加入斯莱特林!”阿尔弗雷徳激动地睁开眼,却惊异地发现眼前出现的高大身影

冷笑着的黑发的蛇祖本漆黑的双眸被血红占据,凛然的杀气毫不保留地压向可怜的分院帽。

阿尔弗雷徳毫不犹豫地封住自己的耳朵以免听到被掐住似乎是脖子的地方的分院帽凄厉的哀嚎——那音量足以将他的耳膜震破

“格兰芬多!!!”分院帽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无意中决定了某位傻了的阿尔的未来

“妈妈呀!!!”破烂的分院帽好不容易挣脱最伟大的黑魔法师的魔爪,屁股滋滋冒着黑色的火焰,两颊腾着两条海带状的雾,扑到了一旁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拉文克劳女士的怀中

最为睿智的拉文克劳顿时青筋暴起,微笑着将分院帽提拉出来,用有些长且恶意的加了锋利魔法的指甲怒戳它的头

“女王大人住手啊!!!”分院帽持续着高分倍的尖叫声,扭动着身子逃离拉文克劳的虐待,即使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好不容易扑腾灭火(某不愿伤害女士的蛇灭的),从拉文克劳手下逃离的分院帽不知悔改地转扑向戈德里克,全然不顾明白真相的众人的黑线

“萨尔,别误会!”戈德里克慌张地解释着,顺手将分院帽投掷了出去,即使知道他的爱人不会与他生气,但这毕竟有关他的性福生活

亚瑟随意地拉扯着手中透明的细线,迫使依旧泪奔,并且深感生无可恋的分院帽在空中旋转90度,飞向亚瑟所在的方向

分院帽突然停在了空中,亚瑟顺着怪力的方向望去,毫不意外地看到一个有着一根违背重力理论的呆毛的青年

沉寂的拉锯战最终被略高的少年打破——“呐!亚瑟,和hero决斗吧!以未来为代价!”

桀骜不驯的少年昂起骄傲的头颅,充斥不屑的森林绿流光回转——

“乐意奉陪”


(-.-)

“唔……亚瑟……你轻一点啊……”

“谁叫你自己凑上来的”

“谁会知道你会这么快开始啊!就算是hero也是受不了的!!!”

“哼,是你太弱了!”

“今天晚上再来,反对意见一律不予以接受!”


亚瑟冲躺在病床上腿上打着石膏的阿尔弗雷徳翻了个白眼,却始终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