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 lover

第一次马克笔/留着纪念

【墙宣】

【墙宣】
————滴,您已解锁随机礼包,帮k即可获得五星招募券——————

————————loading————————

“哇哦!这里有个超――大的胡萝卜!”

“哦!真的耶!”

“看起来超――精力满满!”

“呆瓜们都凑一起了吗?真不是什么萝卜,这是一堵墙啊!”

没错,这里是一只新生的es偶像梦幻祭同人墙!是一堵法力无边,胸怀宽广的墙er!(拍胸)只要你有粮!只要你有梗!只要你会玩!就可以往这儿投!(继续拍胸)墙会把你顶上去!与月亮手拉手,与太阳肩并肩!接受任何形式的同人,只要是你想投,就都可以投!不要大意地拿粮砸我吧!

墙号,3168588791
3168588791
3168588791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酷爱来砸门吧!!!

才不会告诉你是闲来无视,顺便扩CP的☆


哈利波特梗(最爱米英和蛇狮祖)PS,欢脱向


阿尔弗雷徳跟随着一众身着魔法袍的年轻人,满怀期待地向远处的霍格沃兹进发。

与此同时,嘈杂的霍格沃兹大厅,一向以优雅著称的冷静的斯莱特林蛇院中也开始传出小声的议论与不满的抱怨。

被称为第一天才的斯莱特林主席坐在首位上,淡然地抿一口茶,听着院友们的窃语,挑起他标志性的眉毛,嘴角挂上了意味不明的笑,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支迟到的新生队伍,敢让亚瑟,柯克兰浪费宝贵的时间的人,从来不会好过,即使是狮祖。

新生队伍在格兰芬多聒噪的欢呼声和拉文克劳,赫奇帕奇的叹息声中被迎入,但他们并没能得到斯莱特林惯有的礼节对待——这是斯莱特林的院训——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既然都到齐了,那么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现在——宴会正式开始——”戈德里克手指轻点空中,大厅的上空顿时显现出“霍格沃兹”几个大字,绚丽的烟花字体绽放着,耀眼的金光和着青色的粉末一缕缕缠绕着众人。

亚瑟举起茶杯完美地遮挡着不断扩散的笑意,享受着从除斯莱特林学院以外的尤其是格兰芬多的惊讶,哄堂大笑,与束手无策。

亚瑟悠然地放下茶杯,轻蔑地扫视僵硬在原地的狮祖和与身旁同样脸上满是涂鸦,头上顶着野花的人面面相瞰的新生们,与冷静地逗弄着名叫爱莎的蛇怪的蛇祖相视一笑——斯莱特林向来以玩弄格兰芬多为乐。

亚瑟收起目光,探究的眼光落在拥有璀璨的蓝色双眸的金发少年身上。亚瑟不禁露出恶趣味的笑容——看来除了格兰芬多那只老狮子,又有新的玩具了

闹剧在戈德里克一边抱怨一边解除魔法和萨拉查随手拉扯出来一顶帽子的举动下结束了

阿尔弗雷徳眼看着立于自己前方的人一点点减少,与那顶满是补丁的帽子越来越近,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至少他可以听到自己藏在胸口的心脏正穿出鼓点的节奏,哪怕他面上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阿尔弗雷徳终究戴上了那顶伤痕累累的帽子

“Hey!和主人一样帅的金发碧眼的小伙子!你想去哪个学院?”一道苍老雄厚却充满活力(被斯莱特林称作吵)的声音在阿尔耳边响起。

“你是那顶破烂不堪的帽子,真cool!”阿尔弗雷徳夸张地尖叫着

“哈,真是个有勇气的小鬼(被斯莱特林骂得还少吗),有格兰芬多的勇气!”分院帽也跟着夸张地大笑起来,“决定好了吗?小伙子”

“学院?当然是格兰芬多!”阿尔弗雷徳扬起自信的笑容

“真是有志气的少年…”分院帽正想感叹自己又为主人找到一个好苗子,话音未落便被打断了。

“等一下!那个穿绿袍的粗眉是哪个学院的?”阿尔弗雷徳有些急切并努力克制自己透露出的兴奋

“啊……你说那个该死的亚瑟,柯克兰?那个绿眼睛的怪物是个典型的阴险的就知道害人的斯莱特林!”分院帽义愤填膺地为主人和自家学院申不平

“那,hero要加入斯莱特林!”阿尔弗雷徳激动地睁开眼,却惊异地发现眼前出现的高大身影

冷笑着的黑发的蛇祖本漆黑的双眸被血红占据,凛然的杀气毫不保留地压向可怜的分院帽。

阿尔弗雷徳毫不犹豫地封住自己的耳朵以免听到被掐住似乎是脖子的地方的分院帽凄厉的哀嚎——那音量足以将他的耳膜震破

“格兰芬多!!!”分院帽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无意中决定了某位傻了的阿尔的未来

“妈妈呀!!!”破烂的分院帽好不容易挣脱最伟大的黑魔法师的魔爪,屁股滋滋冒着黑色的火焰,两颊腾着两条海带状的雾,扑到了一旁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拉文克劳女士的怀中

最为睿智的拉文克劳顿时青筋暴起,微笑着将分院帽提拉出来,用有些长且恶意的加了锋利魔法的指甲怒戳它的头

“女王大人住手啊!!!”分院帽持续着高分倍的尖叫声,扭动着身子逃离拉文克劳的虐待,即使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好不容易扑腾灭火(某不愿伤害女士的蛇灭的),从拉文克劳手下逃离的分院帽不知悔改地转扑向戈德里克,全然不顾明白真相的众人的黑线

“萨尔,别误会!”戈德里克慌张地解释着,顺手将分院帽投掷了出去,即使知道他的爱人不会与他生气,但这毕竟有关他的性福生活

亚瑟随意地拉扯着手中透明的细线,迫使依旧泪奔,并且深感生无可恋的分院帽在空中旋转90度,飞向亚瑟所在的方向

分院帽突然停在了空中,亚瑟顺着怪力的方向望去,毫不意外地看到一个有着一根违背重力理论的呆毛的青年

沉寂的拉锯战最终被略高的少年打破——“呐!亚瑟,和hero决斗吧!以未来为代价!”

桀骜不驯的少年昂起骄傲的头颅,充斥不屑的森林绿流光回转——

“乐意奉陪”


(-.-)

“唔……亚瑟……你轻一点啊……”

“谁叫你自己凑上来的”

“谁会知道你会这么快开始啊!就算是hero也是受不了的!!!”

“哼,是你太弱了!”

“今天晚上再来,反对意见一律不予以接受!”


亚瑟冲躺在病床上腿上打着石膏的阿尔弗雷徳翻了个白眼,却始终笑着